当前位置: 威澳门尼斯人 > 教育资讯 > 正文

德国留学生被限期离华,请你们安守本分

时间:2019-11-22 08:45来源:教育资讯
双方大概根本争不出个所以然。问题在于,米萨尔是在中国留学,当双方发生价值冲突时,要由哪一方的法规说了算呢?显然应当是中方的法规说了算。 西方媒体称当局要求米萨尔离境

双方大概根本争不出个所以然。问题在于,米萨尔是在中国留学,当双方发生价值冲突时,要由哪一方的法规说了算呢?显然应当是中方的法规说了算。

西方媒体称当局要求米萨尔离境的理由是他从事的活动不属于学生签证的范畴,但米萨尔不服,觉得自己做了该做的事。

摘要: 美国和德国驻华大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粗暴干涉中国法院对吴淦、谢阳的审判。美国和德国驻华大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粗暴干涉中国法院对吴淦、谢阳的审判。网名叫“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26日被法院认定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有期徒刑8年。同日谢阳被认定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因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认罪悔罪等,免予刑事处罚。美德使馆的声明要求中国立即释放吴淦,恢复谢阳的律师资格。它们这样做完全超越了国际法赋予外交使团的职责,请问,谁给了它们把中国法律事务当成它们自己国家事情指手画脚的权力?令人瞠目的是,近来澳大利亚等多个西方国家的官方机构发出抵制“中国干涉内政”的声音,其中就包括美国国会。德国主流媒体参与了对这种指控的支持。它们把中国政府和一些机构与当地精英接触,为促进那些国家对华友好而开展公关活动指责为“干涉内政”。它们真好意思这样张得开口。什么叫干涉内政呢?2015年7月9日前后中国警方抓捕了包括锋锐律师事务所几名律师在内的一些犯罪嫌疑人,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官员、社会活动人士和舆论机构联手反对中国追究涉案人,就像美德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这样。这才是赤裸裸的干涉内政行为。中国法院无论判处吴淦8年徒刑,还是追究其他涉案人,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的。而西方的做法是在帮助那些涉案人冲击中国的法统,试图改变中国社会的治理逻辑,削弱中国政治及司法的独立性。相比之下,一些西方国家近来指责中国的干涉内政行为没有一件可以解释为北京试图促使那些西方国家发生基础性改变。中国只是希望扩大对华友好人士的圈子,增进西方社会对中国的了解,让那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更加顺畅,实现双赢。中西交往存在心理上的重大区别,西方很多国家的精英群体有“改变中国”的强烈意愿,一些人甚至将之看成“使命”。而中国的目的是友好合作,不存在我们要用自己价值观“同化”“改造”西方的意图。这决定了在中西交往中,西方国家无论大小,常常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某种“进攻性”。从刘晓波的事,到“709律师”,西方舆论一轮又一轮地对华施压,抹黑中国政治及法律制度。对他们来说,“人权”是个筐,对华偏见以及出于群体自私的种种要求,还有更加阴暗的使绊,通通往里装。有的西方国家驻华使馆专门设有负责“人权事务”的外交官,说不好听的,他们就是专司干涉中国内政的“外交约架者”。“709律师”现象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中国社会里长出的一棵毒蘑菇。以锋锐律师事务所骨干人员为代表的少数“死磕派律师”绝对是中国庞大律师队伍中的一小撮,他们背离了律师行业的本分,出于不同目的假借法律操弄起了政治。必须指出,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西方一些力量将中国内部难免会出现的少数对抗者视为它们同中国博弈的资源,通过支持那些人,试图实现“撬动中国”事半功倍的效果。那些人出于私利,也把西方力量当成了靠山,有的接受西方机构的资助,有的争取西方舆论的捧抬,增加自己违法行事的行动力和安全系数。然而中国无论政治上还是法律上都不是西方的附庸。“709”涉案人一一受到法律制裁,反复证明了中国的司法主权坚如磐石。谁挑战中国现行法律体系,这个法律体系就会毫不留情地制裁他,西方的政治及法律力量都休想对中国法院搞“长臂管辖”。西方社会有干涉非西方社会的价值倾向,即使中国强大起来,它们的干涉已经力不从心,但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最让人称奇的是,某些西方人还对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画“中国干涉西方图”。什么漂亮话都让他们说了,什么正义都让他们表演了,那些人有时挺让我们生气的,但也有很多时候他们真能把我们逗笑。

摘要: 美国和德国驻华大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粗暴干涉中国法院对吴淦、谢阳的审判。网名叫“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26日被法院认定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有期徒刑8年。同日谢阳被认定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因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认罪悔罪等,免予刑事处罚 ... 吴淦美国和德国驻华大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粗暴干涉中国法院对吴淦、谢阳的审判。网名叫“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26日被法院认定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有期徒刑8年。同日谢阳被认定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因尚未造成严重社会危害且认罪悔罪等,免予刑事处罚。  美德使馆的声明要求中国立即释放吴淦,恢复谢阳的律师资格。它们这样做完全超越了国际法赋予外交使团的职责,请问,谁给了它们把中国法律事务当成它们自己国家事情指手画脚的权力?  令人瞠目的是,近来澳大利亚等多个西方国家的官方机构发出抵制“中国干涉内政”的声音,其中就包括美国国会。德国主流媒体参与了对这种指控的支持。它们把中国政府和一些机构与当地精英接触,为促进那些国家对华友好而开展公关活动指责为“干涉内政”。它们真好意思这样张得开口。  什么叫干涉内政呢?2015年7月9日前后中国警方抓捕了包括锋锐律师事务所几名律师在内的一些犯罪嫌疑人,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府官员、社会活动人士和舆论机构联手反对中国追究涉案人,就像美德使馆星期三发表联合声明这样。这才是赤裸裸的干涉内政行为。  中国法院无论判处吴淦8年徒刑,还是追究其他涉案人,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的。而西方的做法是在帮助那些涉案人冲击中国的法统,试图改变中国社会的治理逻辑,削弱中国政治及司法的独立性。  相比之下,一些西方国家近来指责中国的干涉内政行为没有一件可以解释为北京试图促使那些西方国家发生基础性改变。中国只是希望扩大对华友好人士的圈子,增进西方社会对中国的了解,让那些国家与中国的关系更加顺畅,实现双赢。  中西交往存在心理上的重大区别,西方很多国家的精英群体有“改变中国”的强烈意愿,一些人甚至将之看成“使命”。而中国的目的是友好合作,不存在我们要用自己价值观“同化”“改造”西方的意图。这决定了在中西交往中,西方国家无论大小,常常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某种“进攻性”。  从刘晓波的事,到“709律师”,西方舆论一轮又一轮地对华施压,抹黑中国政治及法律制度。对他们来说,“人权”是个筐,对华偏见以及出于群体自私的种种要求,还有更加阴暗的使绊,通通往里装。有的西方国家驻华使馆专门设有负责“人权事务”的外交官,说不好听的,他们就是专司干涉中国内政的“外交约架者”。  “709律师”现象是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中国社会里长出的一棵毒蘑菇。以锋锐律师事务所骨干人员为代表的少数“死磕派律师”绝对是中国庞大律师队伍中的一小撮,他们背离了律师行业的本分,出于不同目的假借法律操弄起了政治。  必须指出,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西方一些力量将中国内部难免会出现的少数对抗者视为它们同中国博弈的资源,通过支持那些人,试图实现“撬动中国”事半功倍的效果。那些人出于私利,也把西方力量当成了靠山,有的接受西方机构的资助,有的争取西方舆论的捧抬,增加自己违法行事的行动力和安全系数。  然而中国无论政治上还是法律上都不是西方的附庸。“709”涉案人一一受到法律制裁,反复证明了中国的司法主权坚如磐石。谁挑战中国现行法律体系,这个法律体系就会毫不留情地制裁他,西方的政治及法律力量都休想对中国法院搞“长臂管辖”。  西方社会有干涉非西方社会的价值倾向,即使中国强大起来,它们的干涉已经力不从心,但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最让人称奇的是,某些西方人还对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画“中国干涉西方图”。什么漂亮话都让他们说了,什么正义都让他们表演了,那些人有时挺让我们生气的,但也有很多时候他们真能把我们逗笑。

如今在德国,中国留学生与“藏独”“疆独”开展斗争是件挺危险的事,很可能被定性为从事政治活动。在德国深入研究一个问题,去查一个敏感资料,也可能被盯上。德国有德国的规矩,中国学生一般不会试图针对那些规矩抗争,追求对客居者来说往往不现实的强势和特权。

那名德国留学生看来在中国只学了点皮毛,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想从中国这里认真学点什么。他的行动以及他直到离境前对媒体所做的申辩都显示出,他既没有理解中国的政治、法律逻辑,也没有学得哪怕一部分中国人的内敛和谦逊。不过他还很年轻,我们不能对他要求太多。

如果把场景倒过来,放到德国去,中国人会接受“入境随俗”这个基本道理的。但糟糕就糟糕在,一部分德国人和一部分西方人(相信不是全部)认为,即使在中国,也应该让他们的法规来主导中西摩擦,理由是,他们的法规是普世的。

双方大概根本争不出个所以然。问题在于,米萨尔是在中国留学,当双方发生价值冲突时,要由哪一方的法规说了算呢?显然应当是中方的法规说了算。

如今的西方舆论公然进入“二皮脸”的耍赖阶段,遇到涉及自己国内的事,外界休想碰一碰。在他们街上走的中国人多了,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内政、价值观受到了威胁。到了中国这边,他们又主张西方人无论鼓捣什么事,都是正义的,世界就应当是“平的”,西方的价值传播本该畅通无阻。

西方媒体近日集中炒作了一名德国在华留学生遭限期离境的事情。据那些媒体报道说,该名叫戴维迪?米萨尔的24岁留学生在清华研习新闻专业,他把采访报道三年前被依法追究的律师及其家属们当成“作业”,并在互联网上予以公布。当局注销了他的居留许可,他被迫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离开中国。

中方在这名留学生的问题上依法规办事,没有做错,只是西方的话语权太大了,中西争论常常不得不在西方的话语体系中进行。这让西方占得了先天优势,而中方还没张口,就已经吃了亏。这同样是一个长期的大问题,它一时难解,让时间和中国的逐渐发展来破解、消化它吧。

一名学生碰所谓“709律师”这样敏感的事情,中国人一听就觉得挺悬的。但德国人会觉得那很正常,他们指责是中国的法规有问题。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争议和冲突,涉及两国社会对政治、法律认知上的基本差异。

这样一来就没有道理可以讲了。中方只好对不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从事了干涉中国内政行为的外国人进行应有的处置。他们一时理解不了,就让他们慢慢去领悟吧。只要中国足够强大,这个过程会逐渐推进的。

这样一来就没有道理可以讲了。中方只好对不遵守中国法律法规、从事了干涉中国内政行为的外国人进行应有的处置。他们一时理解不了,就让他们慢慢去领悟吧。只要中国足够强大,这个过程会逐渐推进的。

西方媒体近日集中炒作了一名德国在华留学生遭限期离境的事情。据那些媒体报道说,该名叫戴维迪.米萨尔的24岁留学生在清华研习新闻专业,他把采访报道三年前被依法追究的律师及其家属们当成“作业”,并在互联网上予以公布。当局注销了他的居留许可,他被迫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离开中国。

如今的西方舆论公然进入“二皮脸”的耍赖阶段,遇到涉及自己国内的事,外界休想碰一碰。在他们街上走的中国人多了,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内政、价值观受到了威胁。到了中国这边,他们又主张西方人无论鼓捣什么事,都是正义的,世界就应当是“平的”,西方的价值传播本该畅通无阻。

一名学生碰所谓“709律师”这样敏感的事情,中国人一听就觉得挺悬的。但德国人会觉得那很正常,他们指责是中国的法规有问题。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争议和冲突,涉及两国社会对政治、法律认知上的基本差异。

中方在这名留学生的问题上依法规办事,没有做错,只是西方的话语权太大了,中西争论常常不得不在西方的话语体系中进行。这让西方占得了先天优势,而中方还没张口,就已经吃了亏。这同样是一个长期的大问题,它一时难解,让时间和中国的逐渐发展来破解、消化它吧。

图片 1

如果把场景倒过来,放到德国去,中国人会接受“入境随俗”这个基本道理的。但糟糕就糟糕在,一部分德国人和一部分西方人认为,即使在中国,也应该让他们的法规来主导中西摩擦,理由是,他们的法规是普世的。

有意思的是,一段时间以来,西方国家舆论指责中国干涉它们内政、对它们搞“渗透”的声音不断增多。德国是这方面调门比较高的之一。中国留学生在它们那里动辄被怀疑成“间谍”,或者被污受到中国政府指使“搞渗透”。不知有多少中国留学生因此而失去了延长在西方国家学习及实践的机会。

如今在德国,中国留学生与“藏独”“疆独”开展斗争是件挺危险的事,很可能被定性为从事政治活动。在德国深入研究一个问题,去查一个敏感资料,也可能被盯上。德国有德国的规矩,中国学生一般不会试图针对那些规矩抗争,追求对客居者来说往往不现实的强势和特权。

西方媒体称当局要求米萨尔离境的理由是他从事的活动不属于学生签证的范畴,但米萨尔不服,觉得自己做了该做的事。

有意思的是,一段时间以来,西方国家舆论指责中国干涉它们内政、对它们搞“渗透”的声音不断增多。德国是这方面调门比较高的之一。中国留学生在它们那里动辄被怀疑成“间谍”,或者被污受到中国政府指使“搞渗透”。不知有多少中国留学生因此而失去了延长在西方国家学习及实践的机会。

那名德国留学生看来在中国只学了点皮毛,甚至他可能根本就没有想从中国这里认真学点什么。他的行动以及他直到离境前对媒体所做的申辩都显示出,他既没有理解中国的政治、法律逻辑,也没有学得哪怕一部分中国人的内敛和谦逊。不过他还很年轻,我们不能对他要求太多。

编辑:教育资讯 本文来源:德国留学生被限期离华,请你们安守本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