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澳门尼斯人 > 教育资讯 > 正文

就业时差,不断加码积累优势

时间:2019-11-29 16:09来源:教育资讯
今年8月底从英国研究生毕业回国的张含(化名),在秋招季投了70多份简历后,等来了两个不太满意的offer,和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调剂”——HR问她,是否愿意给地产公司老板的女儿

今年8月底从英国研究生毕业回国的张含(化名),在秋招季投了70多份简历后,等来了两个不太满意的offer,和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调剂”——HR问她,是否愿意给地产公司老板的女儿当家庭教师。

万象

“回国前没想到竞争那么激烈,面试时才发现,80%都是海归和研究生。”留学经历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优势,张含开始反思,自己准备得是否足够充分。

海归的“就业时差”

而正在法国留学的杨笛(化名)已经在准备找自己的第六份长期实习了。她发现身边留学生选择回国的比例增加,留学身份的“含金量”已不比从前,希望不断“加码”积累经验,为未来回国增加优势。

24%,这是近10年我国留学归国人数的年均增长率。2018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到66.21万人,而留学归国人数达到51.9万人次。

我国正迎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教育部数据显示,40年来,共有313.5万名留学人员回国。2017年,我国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48万余人,创历史新高,2012年这一数字仅为27万人。

在情感因素与经济发展的双重因素下,越来越多的留学生成为“海归”。但当这些即将毕业或者刚刚毕业的留学生回国找工作时,他们才发现,与国内高校不同步的毕业时间、海外高校的招聘信息差异、身在外国而无法及时跟进的招聘流程,都让他们体会到了无法跨越的“就业时差”。

在归国大潮下,海归们头顶的光环逐渐减淡,激烈的竞争带来落差和迷茫,但回国发展依然是不少海外留学生的选择。一些人开始反思留学生“水土不服”、眼高手低等以往被诟病的缺点,努力扩大优势。

海归就业:“我太难了”

秋招:竞争激烈,“海归一抓一大把”

10月下旬,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北京亮马河大厦举办的“2019秋季留学英才招聘会暨高端人才洽谈会”。虽然招聘会上午9点才正式开始,但早晨7点多就已经有求职者在大厅开始排队。招聘会开始后,不少留学生和学生家长涌入会场,楼下大厅也排起了几百人的长龙。“投了几个”成为“海归”们的特定暗号。

今年7月,赵岳(化名)回国了,在澳大利亚读研两年后,他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约本科已经就业的同学吃饭,为即将到来的秋招做准备。

招聘会的火爆只是海归就业热潮的一个切面。前不久,启德教育与前程无忧、应届生求职网联合发布的《2019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留学归国人数由2007年的4万人次增长到2018年的51.9万人次。海归学历分布中,硕士研究生最多,占81.1%;其次为博士研究生学历,占比为12.5%;再次为本科及专科学历,占比为6.4%。高学历留学生已经占据了海归主流。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年和自己一起走出校门的同学,已经发生让他“想象不到的变化”,“谈起工作和求职,他们都很有职场人的感觉,也挺成熟的。”甚至已经有同学在短短两年里,升到了小主管职位。相比他们,赵岳觉得自己还是刚出校门的“小毛孩”。

究其原因,海外政策“推力”与国内经济“拉力”共同影响了留学生的回国决策。《报告》数据显示,84.8%的海归表示“家人、朋友都在国内”是其回国就业的主导因素。其他影响海归回国就业的主导因素包括 “国内经济发展势头好,政治稳定”“人脉关系网在国内”“所学专业国内就业前景好、就业机会多”。

赵岳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师,母亲教授英语,父亲教授化学。2012年高考前,父母已经有意向送他出国,“当时出国还是很流行的,特别是教师家的孩子,很多高中一毕业就送出去了。”后来赵岳因为身体问题,留在国内读本科。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中,九成以上的海归表示在求职过程中遇到了问题。数据显示,“没有相关工作经验”是海归回国求职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其次是“海内外求职者众多、竞争压力大”。

从大二开始,赵岳正式为留学做准备,考雅思、选学校,甚至母亲还教他做饭。2016年,赵岳前往澳大利亚攻读研究生。当时的他已经感受到“海归越来越多”。

赵猛在英国硕士毕业后,曾在英国工作了一年多,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了国内工作。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在赵岳出国的这一年年底,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经达到了265.11万人,而当年就有43.25万留学人员回国,比2012年增长超过58%。

“在工作过程中,发现自己和当地人的文化、生活习惯都不同,国内的发展机会更多,所以还是决定回来了。”赵猛说。本来以为自己有海外学习和工作的经历,也投了很多简历,但是没想到最后都石沉大海,“挺有信心的”的赵猛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不了解国内的就业环境”。

到达澳大利亚后,赵岳也发现身边有不少留学生都表达了回国想法,“有的已经工作了几年,有的是和我一样刚来的,觉得国内前景更好。”

几次碰壁之后,赵猛开始总结经验。他发现,相比而言,在国外就业是一种单纯的专业匹配,但是国内的用人单位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

大量留学生归国带来的激烈竞争,让赵岳感到了焦虑。今年毕业后,赵岳踏上了回国的航班,而9、10月的秋招季也一如他的预料。“相比于海外留学生,用人单位其实更喜欢国内名校研究生,而且面试的时候海归一抓一大把,美国和英国的居多。”

对此,《报告》指出,雇主认为“对薪资待遇要求过高”“不适应国内的工作环境”“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专业能力不足”是海归就业的主要阻力。

一知名地产公司HR邵策(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在今年的秋招里,有一半求职者的简历都有海外学习经历,“有的是交换生、双学位,有的是研究生留学、本科留学。”海归对于企业而言已经不再稀奇。

灵魂拷问:“我该啥时候找工作”

在投递了17个简历后,赵岳有3个面试进入了最后一轮,最终拿到了两个offer,在他看来,已经高于“找不到工作”的预期,尽管两个offer都不太让自己和父母满意,“觉得工资比较低,最高给到税前9000,税后就五六千吧。”

如今,找工作也需要合适的时机。

如今赵岳已经决定接受其中一家公司,“总不能在家闲置着,有工作才有机会上升。”

而在这些就业难题中,不少海归发现,自己的毕业流程没有办法与国内的企业招聘时间匹配在一起,形成了“就业时差”,而这个“时差”让不少海归错失了理想的工作机会,有时也不可避免地延长了求职时间。

研究生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温煦(化名)求职之路顺利得多,他认为这得益于自己目标明确,准备充分。

国内高校毕业生求职的两个重要时间节点是“秋招”和“春招”。“秋招”通常在每年的9月到11月,“春招”则在每年的3月到4月。对于国内的大学生而言,在这两次招聘季结束后,大部分需要求职的学生都能找到工作,并在6月底毕业后入职。

从小就热爱汽车的他,在本科期间就自学德语,研究生成功申请到德国留学,学习汽车工程专业。回国后,凭借着曾经在宝马公司德国慕尼黑总部实习过6个月等经历,温煦在今年的秋招中拿到了4家汽车企业的offer,他最终选择了广州一家知名汽车公司,offer上的年薪介绍为22万元,他觉得很满意。

然而,这样顺理成章的流程对于“海归”来说就显得非常尴尬。因此,不少海归发出了“灵魂拷问”:“我是哪年的应届生?我应该什么时候找工作?”

温煦说,基于对汽车的热爱,他在本科阶段就通过同学介绍、网站论坛等方式,接触了一些在德国学习汽车专业的留学生,“一开始只是想取取经,希望申请到一个好学校。”大三寒假,温煦前往德国旅游,顺便“见网友”,这些“网友”后来给予他不少帮助。

新东方发布的《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指出,约八成留学人群会在毕业后期或归国后开始找工作,另有约15%的留学生在留学前期便开始找工作。这部分具有“超前意识”的学生多以“非研究型”专业的研究生居多,会更加积极地寻找实习实践的机会。

等温煦到慕尼黑工大后,有一些“网友”已经毕业,且在德国的汽车企业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温煦在宝马总部的实习,就是源自于一个在宝马工作的“网友”的推荐。“没有推荐想拿到这个实习还是很困难的,而且我去的部门也比较核心。”这件事,让温煦意识到人脉资源的重要。

对于一些留学英国、澳大利亚的学生来说,正值秋招的11月前后是举行毕业典礼、拿到学位证的时期,这就无法避免地和很多企业的秋招“擦肩而过”,即使赶上了,也要等到第二年的7月才能入职。如果提前一年做准备,不少留学生面临的情况则是:刚开学一个月,如果要回国参加招聘面试等环节,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都非常高。

对于校招,温煦认为海投简历未必是件好事,“会把自己搞得很疲惫”。他的目标很明确,只投了7家自己心仪的汽车公司,并在面试前对应聘企业的文化、未来发展思路等进行了详细了解,有些企业内部有认识的同学或者“熟人的熟人”,面试前温煦都会争取约一次见面,“进一步了解一下,争取在面试时能让面试官眼前一亮。”

邓文从北京一所大学本科毕业后,到澳大利亚攻读金融学硕士。今年10月底他拿到了毕业证书,“我7月底就回国找工作,算是回来比较早的了。”

温煦认为,准备充分,认真对待每一次面试,是自己在今年的秋招中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

邓文没有参加2019届的秋招——2019届的秋招是在2018年的秋季进行的,他当时正在学习,不方便回国。“现在一些企业也让我们参加2020届的秋招。这样,我就要等到明年7月才能开始工作。”邓文说。

预期:不纠结工资,“看的是长远发展”

“一路下来,我已经给四十来家企业投了简历,大部分石沉大海。因为在澳大利亚没有太多的实习机会,能写在简历上的基本还是本科的那些经历。最近收到了一些面试通知,但是还没有心仪的。最近这几天比较焦虑,又开始在网上投投投……”邓文说。

刚回国的张含始终不想“太屈就”。

据介绍,对美国、加拿大等国的留学生来说,毕业典礼通常在5月到6月举行,如果不能提前回国,毕业时大多数公司校园招聘的岗位早已被国内毕业生瓜分完毕。

她觉得在“喜欢的工作和令人满意的薪水”之间,至少要有一个,而自己拿到的两个offer,都不太符合。趁着秋招的尾声,她赶紧又投了一波新的简历。校招加上社招,她已经投了70多份简历。

与此同时,“应届生”的身份也让留学生感到迷茫。由于不同国家的毕业时间不一样,对海归应届毕业生来说,有的直到办理留用手续时,仍没有拿到毕业证。这就导致一些企业在校招时认为海归不属于应届生。

张含本科毕业于上海一知名高校,又在英国排名TOP5的高校攻读了研究生,此前还有过5份实习经历。这让她对今年的秋招充满期望,“想去一些快消巨头,对工资预期是(年薪)15万元及以上”。

多方支招:常回国看看

然而在求职时,张含才发现竞争者“80%都是海归和研究生”,“因为海归的求职目标都比较一致,都是一些大公司。很多巨头公司直接在简历关就把我给淘汰掉了,像可口可乐这种。”而小公司则以“你太优秀,我们怕留不住”为由拒绝了她。

在这样的“就业时差”下,不少专业人士和海归表示,若想回国就业,就需要及时了解国内的就业进程,尽早回国做准备。

11月13日,接近秋招尾声,张含只拿到了1个offer。与此同时,有一家她面试时感觉不错的地产公司HR给她打来了电话,问她是否愿意调剂到一个特殊的岗位——给老板女儿当家庭教师,一份长期且全职的职业,并且可以居住在“老板”家隔壁的别墅。

柯冬曾在俄罗斯一所大学就读本科,今年7月毕业之后,他才开始在国内找工作。

“我当时就满脑子的问号,但她说她老板只要复旦或交大的研究生,应聘者中只有我一个人符合这个要求。”张含婉拒了这个“调剂”后,被告知她申请的营销管理岗位也“没戏了”。

“虽然一开始就确定了要在国内工作,但是中间我一直没有机会回国。另外,在招聘信息的获取上,我感觉自己也比国内的同学少很多。国内的学校会得到很多就业信息,但是在俄罗斯,除了极少数的好大学会有很少的中国企业去招聘以外,剩下的学校几乎不能给学生提供任何就业信息。”柯冬说。

此后,张含又收到了一个offer,但先后提供offer的两家公司一个地点在外地,一个工资太低,她都不太满意。在反复面试、等待结果的过程中,张含对工作的预期也开始降低,“之前只看着大公司,现在会开始投一些小公司,还有创业公司,对工资也没那么纠结了,如果是我喜欢的工作,我可以降低我的薪水预期。”

柯冬表示,自己在国外也看到一些用人单位选择视频面试,但是这种不用回国的远程面试往往得不到回应。“所以,我建议决定回国工作的同学,早点回来熟悉、了解国内的求职环境”。

回国两个月后,卢俊已经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和生活,调整好了心态。

前程无忧海外招聘总监冯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就业时差”,一方面留学生要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间节点做什么准备;另一方面,目前有的企业也针对海归做了招聘计划的调整,会在毕业的时间节点上有一些放宽的政策。

1994年出生的他,不仅在美国完成了本科学业,也成立了家庭。在读本科时,卢俊一直在不同酒店实习,积累了近三年的实习经验,还没毕业就拿到了美国一家全球知名品牌酒店的offer。

尽管如此,海归就业的准备工作还是离不开一个“早”字。

在工作一年后,他和妻子做出了回国发展的决定。“还是继续从事酒店业,当时计划的是,经理级别以下的都不接受,因为我在美国已经是主管职位了。”

冯磊表示:“很多海归回来找工作之前都习惯先处理毕业事宜,然后再回国找工作。其实等这个流程走完之后,很多人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往届生,不能进网申。因此,海归要尽早做投递简历、网申等准备,这样对自己更有利一些。”

然而现实还是让他有些失望,尽管不少公司都投来了橄榄枝,但职位却不如预期。甚至有一家酒店人事部门直接告诉他:全市我都敢打包票,没有一家酒店可以让你从主管做起。

“就业时差”是海归就业的客观阻力,但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中,海归还需正视自己的优势与劣势。

最终,他在所在城市选择了(美国工作)同集团下的另一家知名品牌酒店,对方承诺他小半年内可以升到经理级别。

“海归在求职经验这方面也有劣势。我们之前有个统计,国内高校的毕业生每年在招聘季要参加10到15场左右的宣讲会、面试会,海归平均只参加3场。”此外,冯磊表示,比较理想的求职时间应当在毕业前的一年开始,但是对于留学英国、澳大利亚的学生来讲,他们可能刚刚度过三分之一的学习生活就要准备就业。这也是一个挑战。

而对于工资,卢俊并不抱很高的预期。“回国前了解过。”他说,在国外有过工作经验的人,常常会忍不住用美国工资乘以人民币汇率,然后和回国后的工资进行对比。而他“很明智的不去转化汇率”,要不然就会有很大落差。他坦言,在美国的工资是如今工资的三倍多。

冯磊建议,海归还要在求职渠道上打开视野,对自己的求职目标进行分类,准备好各种资质技能,做好职业规划和职业选择。

对收入预期的落差,存在于大多数海归身上。全球化智库(CCG)发布的《2018年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显示,认为收入高于甚至远高于的预期的海归不足1%,而认为收入低于预期和远低于预期的海归占比80%,2017年该比例为69%。

工作后,因为酒店行业的特殊性,卢俊没有固定假期,高峰时期甚至小半个月才放一天假,没有周末,也没有节假日。理想情况下,每天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到下午4点。但实际上,他很少能在晚饭前回到家。

工作辛苦,有时又感觉付出的劳动不被尊重,这些并不影响卢俊对未来的乐观态度。

随着国内经济的不断发展,更高端的酒店、服务,开始受到消费者们的追捧。在卢俊看来,市场对高端人才是有需求的,现阶段需要积累的并不是工资,而是工作经验。

“酒店业是一个看重经验的行业。”卢俊认为,求职时,普通企业对求职人员的海外经历并没有太高需求。但在职业后期,上升到一定岗位后,会开始对学历和海外经历进行要求。“我们总监、总经理级别,无一不是有海外经历的。”这让他对自己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海外经历不在求职的前期发挥作用,而是职业的后期。”卢俊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着明确的规划,也做了详细分析。“分析清楚后,就不会觉得自己现在很亏,因为看的是长远发展。”

加码:积累优势,拒绝眼高手低

进入研究生课程的最后一个学年,杨笛(化名)已经在准备找自己的第六份长期实习了。

在留学低龄化的趋势下,2012年,杨笛高中毕业后就前往法国就读本科,现在是在欧洲留学的第六年。在国外的时间越长,她对未来一定要回国的想法就越是清晰。

留学的这几年,杨笛发现不仅留学生选择回国的比例在增加,身边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学习中文。“像我们专业需要选修一门外语,学校就只提供两门外语,一门是西班牙语,一门就是中文。”而杨笛身边大多数法国“小伙伴”或其他国家同学,都选择了中文作为选修外语。还有一些欧洲同学和她表达了未来想去亚洲工作的想法。

“国内发展好,工作机会多。”已经成为不少海外留学生们的共识。

但对目前国内海归的求职情况,杨笛心里也很明白。“现在留学生那么多,含金量肯定不如从前。而且专业不是工科就是商科,很雷同,说实话,并不是所有公司都需要一个留过学的人来工作,相比而言,国内毕业的学生可能更接地气,也更适合。”

此外,杨笛也意识到,自己本科阶段就出国留学,在国内找工作几乎没有任何人脉资源,“如果我一毕业就立刻回去,是真的没什么求职优势。”

基于这些考量,杨笛决定明年8月毕业后,先在欧洲工作三年左右,积累一定的工作经验后,再回国找工作。这也是很多留学生为回国求职“加码”的方式之一。

《2018年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显示,在海外工作经验分布情况方面,海归群体中有近七成具有一定的海外工作经验。其中,具有“1-3年以下”海外工作经验的占比23%,与2017年相比提高了5个百分点。而拥有“3-6”年较长海外工作经验者占比11%,较2017年提高了5个百分点。

但这个“路径”,不配合十分的努力,也并不一定能成功。为了明年可以顺利在国外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杨笛从本科阶段就开始不停的找各种实习。

2016年8月本科毕业后,她也没有马上开始研究生学业,而是选择了“间隔年”,推迟一年入学,而这一年则在上海一家法国企业进行全职实习。此前她已经在该企业的法国本部实习了半年多。

威澳门尼斯人官网,如今还有1年就要毕业,杨笛已经在法国、荷兰、德国、上海积累了5份实习经历,其中有两份都是长达半年的“大实习”。但接受采访时,她又在继续筹备自己毕业前的第六份实习。

在杨笛为自己不停“加码”的同时,远在南半球悉尼大学的黄子澜,正在为了自己的研究生毕业论文而通宵熬夜。他希望通过一份优秀的毕业论文,引起导师对他的注意,愿意收他做“徒弟”,从而可以继续留在悉尼大学攻读博士。

和其他留学生不太一样的是,黄子澜在留学前已经在国内工作了一年,任职于一家知名电视台。出国留学,是他想为职业加码。

但越来越多的留学生集聚澳洲,海归的“含金量”早已无人谈起。“如果要说有优势,只能是语言上的优势了。”据他了解,和他同专业的留学生,回国后大部分都前往国企工作,或者考公务员。

随着环境的变化,他自己的职业规划,也在留学后慢慢发生了转变。“以前想回到传媒行业,但接触到一个领域的学术研究后,我发现自己或许更喜欢相对偏向于学术的工作。”现在,能进入高校国际关系研究院,是他最心仪的归宿。但高校研究院对学历的要求,又成为了一个新的门槛。

据留学机构启德教育《2017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显示,高学历已经成为了海归的基本标签,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占比达到78.3%。而仅仅是硕士学历,已经不太满足于一些高校或企业的要求。

因此,写一份优秀的论文,获取读博机会,以及拿到可以支撑自己读博的奖学金,是黄子澜当前最大的“功利心”。如果不能申请成功,他的计划也和杨笛差不多,先在澳大利亚找到一份工作,积累一定的海外工作经验后,再带着“加分”的简历回国发展。

留学期间,黄子澜也时常会关注国内媒体对海归就业报告、海归求职现状的报道,落差、迷茫是文章里常常提及的词汇。在他看来,这些都和心理预期有很大关系,“有的人抱着出国就一定光环加身的想法,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才会出现落差和眼高手低。”

支招:扬长避短,正确评估自身实力

在等待面试结果的过程中,张含开始分析自己这次秋招不太如意的原因。

以往张含会以因实习经历丰富而充满信心,但经历过秋招后,她才发现,由于在本科期间缺乏明确的职业规划,自己的5份实习脉络并不太清晰。“有媒体、公关、营销,没有专门往一个方向去做,可能给人感觉杂而不精,匹配度不高。”

“匹配度”是在招聘中常常被提及的词汇,一地产公司的HR邵策告诉澎湃新闻,增加实习经历已经成为了很多学生的共识,“比较少出现毫无实习经历的简历”。因此,实习经历的含金量和匹配度,成为了HR们在招聘时的重要考量指标。“对于实习经历只有一个月的,我们是排除掉的,一看就是为了应付找工作。”还有一些学生实习经历丰富,却和求职岗位并不太匹配,这在邵策看来,属于“没想好自己想要做什么”。

与此相对应,在大企业实习、与应聘的工作匹配度高、实习时间大于3个月的实习经历,属于“优质经历”,“即使只有一份实习,但含金量高就行。”

准备时间太晚,也让张含比较后悔。虽然她8月底就回国了,但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秋招的竞争激烈,“没有用心准备”,在国内“玩了一阵子”才开始投入秋招之中。而在这时,一些准备得比较早的同学,已经拿到了满意的offer。

还有部分海归,因为不了解国内的招聘时间,而错过了最佳招聘机会。AO史密斯海外招聘负责人赵毅告诉澎湃新闻,相比于国内毕业生,海归往往比较缺少求职信息源,“像国内不仅有宣讲会,还可以找导师推荐,师兄师姐内推等。而留学生只能靠自己搜集招聘信息,有的出国比较早,或者忙于毕业论文,还会错过秋招或春招。”

作为海外招聘的负责人,赵毅在招聘时,首先看重的是海归的独立和创新能力。在他看来,留学生从熟悉的环境中突然到一个陌生的文化环境下,能够快速适应,并且独立生存,是一种很珍贵的能力。“企业希望求职者能够快速适应陌生环境,并且把自己的工作做得优秀。”

但对于出国后并没有主动融入当地文化和圈子,而选择和中国留学生“抱团”,继续生活在舒适圈的海归,赵毅表示“不是我们想要的”。

和不少招聘人员的看法类似,赵毅觉得“不接地气”也是海归最大的问题。“海归从国外回来后,会觉得自己带着留学光环,再加上海归的家庭条件普遍比较优渥,在态度上就会不太一样。”在文化上也存在一些差异,“国内的学生如果做错了什么事,老师会直接指出来‘你是错的’,而在国外,即使你是错的,老师也会在错的里面挑出对的内容,鼓励学生。”赵毅表示,这些差异,会导致一些海归在职场上“不屑于听取别人的意见”。

这些评价,杨笛也有所耳闻。“现在确实有些海归还会觉得自己回国后很厉害,不太看得起国内学生,但实际在工作上可能还不如国内学生。”杨笛说,自己也曾经听说过海归“难管教”的说法。

针对这些优缺点,赵毅给留学生们的建议是“扬长避短”。“海归需要明白的是,企业要招的是合适的人,而不单单是看高学历。”独立能力、海外眼界、英语水平等都是海归们的优势。而对于劣势,赵毅建议“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高”,应该根据自己的真实实力和当前的求职大环境,对自己进行正确地评估。

编辑:教育资讯 本文来源:就业时差,不断加码积累优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