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威澳门尼斯人 > 留学信息 > 正文

澳洲移民仲裁法庭因留学生钻签证漏洞不堪重负

时间:2019-11-03 05:33来源:留学信息
澳洲网刊发文章称,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London,简称UCL)的一项研究显示,澳洲正在超越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留学生目的地。与此同时,澳洲临时签证人数也不断上涨。澳洲

  澳洲网刊发文章称,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简称UCL)的一项研究显示,澳洲正在超越英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留学生目的地。与此同时,澳洲临时签证人数也不断上涨。澳洲国际学生委员(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ustralia,简称CISA)近日对澳大利亚工党党魁肖盾抨击“临时工作签证的‘实控增长’是由于国际留学生过多”的言论表示谴责,并称不应限制其工作的权利。

图片 1

  原标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国际留学生“玩坏”澳洲移民系统

图片 2图片源于网络

澳洲网刊文称,澳大利亚内政部本月稍早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持有澳大利亚临时签证的人数较去年同期增加了5%,但由于工党认为澳大利亚学生和工作签证被滥用,联邦政府正面临很大压力。对此,联邦公民事务部长塔奇近日表示,持临时签证的人数将在明年下降,国际学生人数预计将减少,人道主义签证数量也将被控制。

  澳洲一年一度的毕业季即将来临,对于在澳洲留学的学生们而言,绝大多数都希望毕业后能够继续留在澳洲工作。即使不是为了移民,能够有一段海外工作经历,对以后回国后的发展也是大有裨益。

  文章摘编如下:

文章摘编如下:

  在这样的背景下,澳洲近几年的学生签证,以及毕业后的临时签证的数量屡创新高。2018年,毕业生工作签证(485类签证)数量创下新高,达到50,000人,较2012年翻了3倍还多。

  澳洲跃居世界第二留学国

塔奇此前曾表示,临时签证的主要增长源于利润丰厚的国际教育市场,但他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除了485签证,过桥签证的数量也是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仅过去一年,澳洲过桥签证数量就增长了40,000人。

  综合英国国家广播电公司、《澳洲人报》19日报道,UCL高等教育中心的研究人员表示,澳洲一直在扩大其国际留学生人数。UCL教授布里森(Simon Marginson)表示,澳洲最近几年海外留学生人数增长率为12%至14%,这一数字已超过英国。

在未来的一年中,到澳大利亚学习的国际学生很可能减少,临时技术移民也将减少,同时也不会有大量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寻求人道主义援助的难民来澳寻求庇护。不过,联邦政府2015年曾表示,澳大利亚将同意重新安置1.2万名居住在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难民营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难民。去年移民局称,已有1万余名难民抵达澳大利亚,余下的人将陆续赴澳。

  澳洲毕业生临时签证和过桥签证大幅上升的同时,也引发了诸多的社会问题。比如,澳洲人口研究所负责人Bob Birrell就警告称,很多留学生通过“玩转移民系统”,设法延长在澳居留时间,导致澳洲移民体系内相关机构如行政上诉法庭(AAT)拒签案例“积压严重”。

  与此同时,作为以英语为第一语言的国家,澳洲也一直在宣传自己拥有世界排名优异的大学、良好的生活环境和欢迎留学生的文化。在今年最吸引学生的城市排名中,尽管伦敦仍为排名最高的城市,但墨尔本和悉尼排名均列前十。澳洲成功吸引了欧洲以外的留学生,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学生。

塔奇表示,在特恩布尔政府的领导下,澳大利亚永久移民的引入数目已跌至近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更加严格的签证审核程序,尽管上一财年的永久移民配额上限维持在19万人,但澳大利亚实际的年引入量下降至16.3万人。

  另有澳洲本地居民表示,滥用学生签证群体的大幅增加抢走了他们的工作饭碗。

  留学生导致工作签证激增

据悉,技术移民项目引入的移民数目下跌了12468人,今年仅达到111099人。但最大的下跌来自家庭移民项目,尤以配偶签证最为明显,上一财年下跌了15%,至47732人。总体上,澳大利亚的永久移民引入量已下跌了逾10%。

  一、485签证和过桥签证激增

  澳大利亚工党党魁肖盾本周表示,在澳联邦政府的政策下,持临时签证的移民数量激增至约160万人,高于2013年的136万人。同时,根据澳内政部的官方数据显示,临时工作签证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学生签证数量增加,从2013年的约30.4万人增加到约48.6万人。

此外,联邦政府的新人口政策将采取“软硬兼施”的举措吸引更多技术移民在悉尼和墨尔本以外地区安置。政府在边远地区推出的激励举措将适用于“一般”技术移民,在澳大利亚的移民积分系统下,他们可被授予永久居留权。

  新的一个毕业季来临,大部分于2018年中毕业的学生,其学生签证都会在9月30日之后过期,如果达不到申请PR的条件,但又想继续留在澳洲读研究生或者边读书边工作,那么一般会申请是毕业生临时签证,即485签证。

  据悉,90%的临时签证数量增长是由于国际留学生的到来,同时,他们每周最多可在当地工作20个小时。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希望鼓励经济困难地区的人口增长,同时减轻悉尼和墨尔本的压力。塔奇说:“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地区,实际上,我们有州长或市长都在迫切需要更多人,他们希望看到自己所在地的人口增长,他们有可以提供支持的工作机会。”对此,反对党就业事务发言人奥康纳表示,联邦政府的提议值得研究,但工党内部仍存在疑问。

  485分为两个类别,一种是Graduate Work Stream(简称TR),另一种是Post-Study Work Stream (简称PSW)。

  澳大利亚工党移民部发言人诺依曼(Shayne Neumann)也向澳联邦教育部门保证,澳大利亚工党不会寻求减少海外留学生数量。他表示,国际教育是国家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贡献者”,政府应该更好地保护海外学生,使他们免受工作场所的剥削(有报道称,学生的薪水低于最低工资水平,他们被迫在签证准则外工作)。

据了解,就在今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还在大肆宣传其健康的国际学生人数,来自190多个国家的54.2万名学生在澳大利亚注册学习,比同期增长13%。

  根据申请人的个人学习情况,485签证可以让留学生毕业后在澳洲合法停留4年时间。

  但他呼吁澳联邦政府需严格执行学生签证准则。他称,国际教育是澳洲最大的出口“产品”之一,但政府需要确保在澳洲学习的留学生遵守签证准则,包括工作上的限制。

对此,反对党党魁肖盾表示,临时工作签证数量的失控增长将导致澳大利亚本地就业岗位的减少。在自由党的领导下,持临时签证来澳工作的人大幅增加,这导致澳大利亚年轻人失业。不能去当学徒,且工资停滞不前。

  如下图所示,自2015年以来,485签证数量大幅激增。2018年,毕业生工作签证(485类签证)数量创下新高,达到50,000人,较2012年翻了3倍还多。

  留学生限制将致严重影响

但奥康纳却称,需要对持有学生和临时工作签证的人进行打击,并对签证设置上限。

图片 3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CISA表示,留学生有沉重的经济负担,经常被“不择手段”的雇主剥削。CISA主席萨普克塔(Bijay Sapkota)称,任何限制留学生在学习期间或在学生签证结束后的工作限制都将对澳洲国际教育产生负面影响。

  在留学生完成学业准备更换签证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的续签审核期,这时就需要过桥签证。

  CISA首席执行官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也表示,任何扰乱国际教育的举动都将带来严重后果,国际教育是澳洲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出口的第三大产业,在过去10年中,它是澳洲经济增长的成就之一。

  澳大利亚内务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澳大利亚持有过渡签证的人数为195,000人,较上一年度增加了40,000人,其中包括37,000名国籍不详的人。受此影响,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人数激增至超过220万人,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图片 4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仅在过去一年,澳大利亚临时签证人数增加了15万人,其中包括33,000多名海外学生。像学生、背包客和许多过桥签证持有人在澳大利亚生活期间均享有打工的权利。

  对此,澳大利亚移民研究所全国副主席及移民中介机构Granger Australia负责人Jonathan Granger称,目前的移民计划简直是一片混乱。

  二、留学生玩转澳洲移民系统

  毕业后想留在澳洲,但是签证又遭拒,怎么办?尤其是在澳洲移民政策不断收紧、拒签率大幅上升的背景下,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

  拒签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自身问题,比如背景复杂,材料准备不足甚至有误;有的是政策改变没有弄清要求;还有的是因为不同签证官对移民法规的解读不同等。不管是哪一种原因,结果都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幸运的话比如上一个实质性签证尚未到期,或者在境外,还有机会重新递交申请。但是还有很多人留在境内,因为受签证条款或移民法规所限,而无法再递交新的申请。

  这个时候,走吧,有些不甘心;留下,还有办法吗?对于已经玩转澳洲移民系统的国际留学生而言,这都根本不是事!

  澳大利亚人口研究所负责人Bob Birrell就表示称,国际留学生总是会”玩转移民系统“设法延长逗留时间。他说:“你可以从学生签证转到学生毕业签证,再到旅游签证,到工作假期签证——这是一个迂回路线。”

  “想要留下来的人,也许是为了准备永久居留申请,也许是因为他们想留在澳洲工作,他们总是能(设法)做到这一点。”

  除了在各种不同签证之间切换自如,按照澳洲移民相关法律的规定,大多数境内申请人签证被拒后都有上诉的机会。

  以最为常见的行政上诉(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简称AAT)为例,按照规定,AAT上诉期间原来获得的过桥签仍然有效,这样就可以继续在澳洲合法停留。AAT一般裁决时间长达1年以上。

  我们知道,境内申请递交后会自动签发过桥签,这个签证没有有效期。如果申请被拒,过桥签就会在拒签后35天失效。但是申请人如果在21天内提起上诉,那么过桥签在此期间将会继续有效。这段宝贵的时间可以为很多人留下移民的希望。

  三、AAT法庭不堪重负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截至今年5月的11个月中,在澳洲各地法庭等待审理的新增学生签证拒签案高达7166宗,较去年同期的4394宗大幅上升。换言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飙升了95%以上。

图片 5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学生签证遭拒上诉案的大幅增长显然超出了澳洲各地AAT法庭的预料。根据《澳洲金融评论报》上月的报道,AAT承认,因案件不断激增,部门人手严重不足,AAT待审理案件“堆积如山”。相关案件的审理较以往要滞后半年以上。

  鉴于上周澳洲人口刚刚突破了2500万大关,AAT的案件积压也引发了政府官员的担忧。

  维州自由党议员兼移民委员会主席Jason Wood表示,AAT的积压案件“令人愤慨”。同时,上诉程序“有利于签证持有人,而非澳洲纳税人”。留学生可以利用该系统,将他们的留澳时间延长几年,并因此剥夺了澳洲公民的兼职工作机会。

  据统计,过去六个月内,澳大利亚行政上诉法庭用于处理临时工作签证的平均工时达到381天,较去年同期的286天出现明显上升。

  另外,AAT在2017-18财年推翻的移民案件数量接近三分之一(29%),外加上联邦巡回法院审查后,这一比例则上升至34%。

  相比之下,自2015年7月AAT合并以来,AAT的全职工作人员数从95人降至76人,降幅为20%。AAT表示,积压的增加“直接源于不断增加的案件,而非审查过程中的任何低效”。

  会议员Christensen表示,近1/3拒签决定被AAT推翻,对于那些希望延长在澳时间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钻空子的绝好机会”。

  四

  澳洲国内反对之声日益膨胀

  伴随临时签证持有人数量的激增,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也导致了澳洲国内居民的不满。包括澳洲前总理Tony Abbott和工党领袖Bill Shorten在内的领导人也开始日益关注这些问题。

  1.谁抢走了我的饭碗

  澳洲人口研究所负责人Bob Birrell指出,海外学生人数飙升导致澳大利亚的海外净移民人数(留学生、临时居民、打工度假签证、游客等均包括在内)超过每年24万人,对本地薪资造成了下行压力,并推高了各大城市的住宿成本。

  尽管目前,澳洲联邦政府已经把永久移民入境人数控制在163,000人,但学生签证批准数量已从2010/11年的约278,000人迅速增加至2016/17年度的374,000人以上。

  Birrell认为,每周能工作至多20小时的海外学生对国内劳动力和住房市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但是却又往往被忽视”。

  他说:“拿着学生签证在澳洲打工人数激增是导致门槛较低行业工作条件恶劣、工资报酬降低的主要原因。特别是在酒店、零售和服务行业,这一问题非常突出。”

  2.基础设施承压明显

  根据澳洲人口研究所负责人Bob Birrell的分析,人口增长过快是导致基础设施承压明显的一个主要因素。

  并且,目前绝大部分停留在澳洲的留学生都聚集在悉尼和墨尔本两大城市,伴随临时签证持有人的激增,当地的交通堵塞情况日益严峻,住房需求也是只升不降。

  3.其他社会问题

  不仅是对于澳洲本地人具有上述不利影响,对于在澳打工的国际留学生而言,临时签证持有人数量的大幅上升也可产生明显的冲击。

  调研结果显示一些无良雇主和分包商对在澳打工的留学生存在剥削的现象。一些受访者表示称:“由于适合留学生的工作类型和范围非常有限,而求职的人数大幅上升,因此即便不公平,你也只能接受。因为你不做别人会做。”

  五、澳洲移民政策进入“动荡期”

  自今年年初以来,澳洲移民/签证政策频频改革。换言之,未来移民/签证系统的收紧可以说是确定的事情。

  据ABC News今年4月份的报道,在无需向内阁递交新议案的前提下,澳大利亚内政部长Peter Dutton已经通过新增新西兰途径和现有独立技术移民签证进行合并,继而达到了削减入境移民配额的目的。

  据悉,每年澳大利亚独立技术移民签证计划中大约44,000份签证配额主要是针对亚洲国家的申请人。但是,按照最新的移民政策,目前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的约10,000名新西兰人也会占用该项目的签证配额。

  据了解,对于上文中提到的过桥签证问题,澳洲内务部也正在考虑相关事宜,通过简化流程,收紧标准等方式来降低过桥签证签发数量,以减少由此引发的众多问题。

  任何政策一开始并不完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的出现,亡羊补牢模式的开启。或许一个个漏洞最终都会被补上。

  实习编辑:朱子发 责任编辑:赵润琰

编辑:留学信息 本文来源:澳洲移民仲裁法庭因留学生钻签证漏洞不堪重负

关键词: